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完整版阅读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

完整版阅读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怡然 著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李锦夜 穿越重生 谢玉渊

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是作者“怡然”笔下的一部​穿越重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谢玉渊李锦夜,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孙老二贱兮兮搓了搓手,“走,把人绑墙角,这丫头年纪不小了,该让她听听床上的事儿了”谢玉渊怒目圆睁即便上辈子已经经历过一次,她的心里仍抑不住的悲愤“小浪货,你瞪我也没用,她我今儿个是睡定了,改明儿我再来睡你”“唔……唔……”谢玉渊脸色煞白,青筋暴出,眼睛似要从眼眶里瞪出来……孙老娘反起手狠狠一巴掌贱货,敢用这种目光看着她,活着不耐烦了巧的是,这一巴掌将堵在谢玉渊嘴里的破布打掉,血顺着她的...

来源:cd   主角: 谢玉渊李锦夜   更新: 2023-09-16 17: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络作者“怡然”的经典佳作《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火爆上线,是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师傅,师傅--”她冲后院喊了几声。张郎中匆匆跑出来,一把把谢玉渊拉到身后,沉声道:“快到东厢房里拿几两碎银子来,好让官爷们买壶热酒喝。”张郎中的话说得短促而低沉,谢玉渊听完,感觉喉咙被人死死的掐住了。东厢房是张郎中侄儿养病的地方,她根本没进去过,哪来的银子?“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第三十四章

马甲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谢玉渊,宫斗宅斗,古代言情,重生,嫡女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谢玉渊为主线。怡然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目前已写146.7万字,小说最新章节第七百二十章番外 李锦夜(八),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宫斗宅斗、古代言情、重生、嫡女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一、作品介绍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小说是网络作者怡然的倾心力作,主角是谢玉渊。主要讲述了网络作者“怡然的经典佳作《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火爆上线,是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师傅,师傅--她冲后院喊了几声。张郎中匆匆跑出来,一把把谢玉渊拉到身后,沉声道“快到东厢房里拿几两碎银子来,好让官爷们买壶热酒喝。张郎中的话说得短促而低沉,谢玉渊听完,感觉喉咙被人死死的掐住了。东厢房是张郎中侄儿养病的地方,她根本没进去过,哪来的银子?“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二、书友评价

一部不错的小说,起伏跌宕,让人意想不到的故事情节

好喜欢的一本书,熬夜看完了。

看到二百多章实在没有耐心再看男女主虐下去了,看到男主和别人定亲了,到了二百多章一点快意人生的地方都没有,全是压抑,然后跳到结尾,发现大多数评论都是看不下去然后跳到结局的
接受不了苏长衫和谢三爷这一对cp
做开始我以为女主都重生了,医术施针也是了得,为啥谢家找回她们母女的时候不给高重施针抢救一下呢,最起码止血呀,既然都能从火场爬出来,为何不给高重和她娘一个好的结局,对得起重生这个天赐光环嘛
难道女主重生就是为了找个男主。。。。。

三、热门章节

第五百五十四章 见他一眼

第五百五十五章 令贵妃

第五百五十六章喝酒

第五百五十七章亲不够

第五百五十八章周家来人

四、作品试读

谢玉渊走到门口,正要打开门栓,下一刻,张家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你……你们……

门口的官兵也没料到一脚下去,踢出个丫头来,吓得一哆嗦,好半会才缓过来。

“少废话,官府抓捕逃犯,要搜家,你们给我配合一点。

谢玉渊想起前世似乎也有官兵搜家的事情。

那时候他们一家三口住在破庙里,连个油灯都点不起,没轮到搜,还是第二天听村里人讲起的。

“师傅,师傅--她冲后院喊了几声。

张郎中匆匆跑出来,一把把谢玉渊拉到身后,沉声道“快到东厢房里拿几两碎银子来,好让官爷们买壶热酒喝。

张郎中的话说得短促而低沉,谢玉渊听完,感觉喉咙被人死死的掐住了。

东厢房是张郎中侄儿养病的地方,她根本没进去过,哪来的银子?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张郎中一边说,一边把谢玉渊狠狠一推。

谢玉渊跌跌撞撞冲到了东厢房门口,伸手想去推门,却发现小手打着颤。

东厢房从她第一天赖在张郎中家,便是禁忌,日子一久,这种禁忌便根深蒂固到她的血液里。

仿佛连看一眼,都是对那双眼睛和那只白玉般手的亵渎。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推门时,像野兽呜咽的怪声,透过门缝传出来。

瞬间,谢玉渊的后背浮起一层冷汗,情急之下,她用力推开了那扇门。

门里,一片黑暗。

月色从门里照进来,她看到雕花木的大床上,影影绰绰蜷缩着一个人,怪声正是从他唇中溢出。

那人似乎察觉到什么,本能的睁开眼睛。

那眼睛很特别,让人无端想起飘着浓雾的峡谷,幽深,阴冷。

谢玉渊瞳仁一缩,整个人像被钉住了似的。

“官爷,官爷,快进来坐,我去沏壶热茶来,这鬼天,能把人冻出毛病来。丫头,银子呢,找到了没啊,就在床上啊!

张郎中乍乍呼呼的声音,把谢玉渊的神思猛的拉了回来。

她一下子悟出了张郎中那个“老不着调话里的深意,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道“外面有官兵,你……你……是不是找个地方藏起来。

李锦夜挣扎着坐起来,一把抓住谢玉渊的手。

哎啊--

谢玉渊心里惨叫一声,她好心好意过来通风报讯,这家伙却一上来就调戏她,像话吗?

“把……把人引开,快!

谢玉渊“……你捉着我的手,我怎么把人引开。

正想着,手心里被塞进几两碎银子,谢玉渊悚然一惊,立刻用手握紧了碎银子,咬咬牙,人就往门口冲出去。

一脚踏出房门时,她突然顿足,回首 。

他约莫束发之龄,轻柔的月光笼在脸上,打过睫毛,鼻梁,唇角,密密的廓影,最细致的笔触也画不出的精致的画。

鬼使神差的,她说“别怕,没事。

李锦夜原本感觉自己像是被撕裂成了两半,一半是火,一半是冰,就快死过去了。

这句话,像一只温柔的手,在他伤口上抚摸了一下,又抚摸了一下。

凌乱的脚步声已传过来,谢玉渊带上门,一脸谄媚的迎了上去。

“官爷,拿去打酒喝吧。

官兵拿了碎银子,满意的朝谢玉渊看了一眼,“东厢房里住着谁?

“我师兄,这几天他在出天花,见不得人,吹不得风,已经被我师傅关了五天五夜了。官爷,您要不放心,我把门打开,您去瞅一眼。

谢玉渊蹭蹭蹭跑到东厢房门口,大大方方把门推开。

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官爷,您快来看啊,没事的,天花隔得远,不怕传染。

如她所愿,年轻的官兵露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嫌弃的瞪了谢玉渊一眼,心想,老子还想多活几年呢。

“官爷,西厢房是我住的地儿,我是这里的郎中,这丫头是我收的徒弟,就住村东头儿。

张郎中说话的表情,跟哈巴狗没两样,就差伸出爪子,讨好的往官爷身上挠两下。

“兄弟们,有发现吗?

“老大,没有发现。

官爷把银子往袖口里一塞,大手一挥,“撤。

话落,屋子旁的树梢上,两个黑影对视一眼,慢慢将手里的长剑隐了回去。

一呼一吸间,两人仿佛已经与大树融为一体。

谢玉渊长长松了口气,她把东厢房的门带上,点头哈腰的跟过去,“官爷慢走,官爷辛苦了。

张郎中被她脸上的谄媚惊了一跳,心想,这世上竟然还有比他更会溜须拍马的人。

他不服!

官兵稀里哗啦一散而空,谢玉渊捂着怦怦直跳的胸口,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张郎中虽然表面镇定,但内衣却已经被冷汗湿透。

正要长松出一口气,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忽然狰狞起来,一撩锦袍,他冲进了东厢房。

“丫头,把我的银针拿来。

谢玉渊挣扎着爬起来,在堂屋的药箱里找到银针后,很有规矩地站在东厢房的门口低声道“师傅,针拿来了。

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见过那样一副好的皮囊,而且是出现在穷乡僻壤。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还是远着些比较好。

张郎中一回头,见这丫头远远站在门口,气得两眼翻翻,“蠢货,油灯呢?

谢玉渊“……你侄儿房里难道连个油灯都没有?

她又折回堂屋,拿着油灯站在门口,“师傅,油灯来了。

“给我滚进来,把油灯凑近点。

张郎中这会连白眼都没力气翻,这瞎子又犯病,而且还耽误了小半刻的时辰,要命了!

谢玉渊硬着头皮走过去,往旁边错了一步,才掀起眼皮去看。

这一看,她惊了一跳。

床上的少年悄无声息,容颜雪白,嘴角一丝细细的黑血,像一朵有毒的残花。

“他……是死了吗?

张郎中一瞬间神色有些茫然,随即,他像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炸了毛。

“你死透了,他都不会死,算命的说他是长命百岁的命,无知小儿,给我滚一边去。

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版阅读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