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宋柠卫默完整文集阅读

>

宋柠卫默完整文集阅读

宋柠 著

卫默 宋柠 小说推荐

网文大咖“宋柠”大大的完结小说《宋柠卫默》,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小说推荐,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卫默宋柠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一声怒斥,周遭顿时寂静了下来,宋柠憋着心口疼痛,心里却暗自确幸陆大夫开的方子,若不是陆眉风,今日她怕是有心也无力。“夫人,您,您别生气,只是,只是嫣儿正在接客,怕——”心里霎那一寒,宋柠差点哭了出来,她拉扯着那老妈妈的肩膀,厉害道:“你说什么,她在哪?我现在就要见到她!”...

来源:fcdbd   主角: 卫默宋柠   更新: 2023-09-16 17: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宋柠卫默》,主角分别是卫默宋柠,作者“宋柠”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千真万确!”来福欢喜道:“您赶紧回去看看吧,那姑娘好生漂亮,说话都……”话还没说完,贺沂已经冲了出去“哎?少爷,我话还没说完呢,您等等我!!!”屋子里,半掩着香贺夫人此刻正坐在那,看着宋柠上下的打量这套衣服一换,看上去竟还颇有些大家闺秀的风范,举手投足皆有礼数,说气话也是这么好听好,好得很!原本还担心自己儿子捡了一个麻烦回来,可眼下看,并不尽然桌前,贺夫人难掩喜色,已经急不可待的问道:...

宋柠卫默第66章

啪啪——几声木仓响,鸟雀落地。
烟雾缭绕之下,阮长延看了宋柠几眼,这才跨马离开。
阮长廷的背影消失在尽头,席卫默厌恶地松开了宋柠的手。
回去的路上,大雪飘飘而下。
宋柠用尽力气,才能紧跟他身后。
席卫默没有看身后吃力的女人,他轻笑着“是不是很失落,没能给你爹告状?
宋柠胸口不知为何刺痛,一大口殷红的血顺着嘴角滑落。
她慌忙拿着手帕擦拭,暗黄色的帕子被染的鲜红。
“我从未想给爹告状。
她嘴里一口口的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
宋柠的眼底满是惊恐,却不敢喊走在前面的男人。
她好怕……她是要死了吗?
沿路的积雪,洒满了一片片的红。
“你以为你的手段我不清楚?
宋柠听着他的声音,瞧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一片模糊,她嘴里大口大口的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
“卫默,我爹离开前,他答应我借你三千兵力,助你攻下北城……可我担心……宋柠捂着剧痛的胸口,再也跟不上席卫默,她慢慢地跪在雪地里。
“担心你出事……刀剑无眼,我盼你……平平安安……身后女人的声音忽然断断续续的,越来越轻,直至听不见。
席卫默心兀然一紧,他不安地扭头看向身后。
皑皑白雪之上,宋柠一身单薄的衣衫,安静地躺在雪地里。
她的身后,洒满了一路的鲜血……第十章 寒刀利剑,以命断送席卫默抱着宋柠,一路穿过前厅,又穿过长廊。
他叫来了陆眉风,一把枪指在他的脑门上“快救夫人!
“大,大帅。
一袭青衫瘫软在地,陆眉风颤抖着小腿,半响不敢抬头“夫人已经病入膏忙,怕是——薄唇轻启,看着地上的男人,席卫默眉头一横“说!
“怕是,时日不多。
他们成亲不过五个年头,难不成,阮长延送了一个不能生的,还是个半条命的?
看着床上面色煞白的宋柠,原本涌入的一丝心疼霎那不复存在,他突然咧嘴笑了出来,鼻腔里的轻蔑席卷着唇舌里淡淡的腥甜。
“那不是正好。
若是她死了,周若水也能顺理成章。
就算另娶,也比一个药罐子强!
方才还是一脸担忧,此刻却已经换了张面孔,原来民间传言,席大帅喜怒无形都是真的。
陆眉风羸弱,跪在地上倒有些蒲周风姿。
他看着席卫默倒吸一口凉气,才缓缓道“若是用人参吊着,再配上补汤滋养,夫人兴许也可多留几年。
这句话像是一根刺,狠狠的扎在了席卫默的心上。
眸里霎那的欣喜随着按捺又渐渐寒了下去,“那就吊着吧,反正帅府里也不缺这些钱。
听不出情绪的,陆眉风倒是也不敢抬头,直到席卫默离去,他才撑起身子,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您这又是何必呢。
若是今日就走,阮少延一声令下,席卫默就算带着兵也是是拦不住的,何苦要在这偏房里受着委屈。
自古以来,情字当头,犹如一把寒刀利剑,夫人,您这是要以命断送呢。
陆眉风叹了口气,缓缓的在屋子里回荡。
嫣儿,是三刻钟前被带走的。
大帅抱着夫人回府的消息,一时间在丫鬟里传了开,周若水就站在廊前,一方手帕紧紧的窜在手里……席卫默不爱她,是周若水未进府就明白的事。
所谓孙子,也不过是个幌子,要不是自己在花楼里,互传消息的身份败露,席卫默也不会甘愿保她,娶一个她这样的女人回家。
漂亮的指甲嵌入肉里,新婚数日,席卫默却从未碰过她,更别提同房。
心里阮名的嫉妒涌上心头,看着那英气风发的男人,周若水却忽然笑了。
厢房里,嫣儿已跪了良久,这本是宋柠的屋子。
看着熟悉的环境,再看看正坐上早已易了主的周若水,她大气都不敢出。
今儿,阮大帅来府,府里上下都在恭候,却只有周若水占着厢房却不能出户,这是,席卫默的命令。
阮大帅,还不知道他纳妾的事。
抱着暖炉坐在正椅上,周若水看着地上的嫣儿,笑得柔美“我听说,大帅抱着你主子回去了。
嫣儿吓得不敢说话,直哆嗦着。
“瞧瞧我猜的对不对,那封信是你写的,嗯?
嘴角轻蔑一笑,暖炉递给了身边的丫鬟阿翠,周若水自己倒是端着一杯茶细细的品了起来,颇有一家之主的姿态。
“我可不相信,你那病恹恹的主子还有这个能耐。
擦了擦嘴,眸里的笑意渐深。
她周若水是谁,替席卫默卖了六年命的女人,说起来比宋柠认识他都要早些。
风花雪月的场所,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端过。
就这点小心思,她一眼便能瞧出端倪来,若是宋柠写的,此刻怕是阮大帅早就把席府闹了个底朝儿天了,还哪轮得到她在这里比划着。
???“不,不是我。
嫣儿心虚的厉害,一张口就结巴了起来。
“那就是了。
周若水看着地上跪着的女人,十七八岁的年纪,相貌也不错,若是卖去花楼说不定也是个好价钱。
第十一章信是谁写的“阿翠。
她轻轻唤了一声“这姑娘在府里怕是呆不下去了,为她择一个更好的去处吧。
叫阿翠的丫鬟深有领略的笑了,三步并作两步的拉起欲要挣扎的嫣儿。
“你们要做什么?
我可是夫人的陪嫁!
放开我。
嫣儿怕了,她怕极了。
“你谎骗阮帅过来,戏弄了大帅不说,还让我受了这样的委屈,你说,是不是该罚?
周若水笑不露齿,字句却犹如蛇蝎吐信“你啊,就好生去吧~不,她不能走,小姐还要她照顾啊,嫣儿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哭的早已是泣不成声。
“二姨太,求您放了我吧,我求求您了,嫣儿再也不敢了。
周若水似是厌烦了,蹙着眉头挥挥手,阿翠便一个重力打在了嫣儿的后脑勺上,把她拖了下去……百花楼,歌舞升平。
再次踏入这地方,宋柠却红了眼。
几日不见嫣儿,询问方才知晓,原来是被打发到了这里。
她穿着一身杏色的旗袍,撑着还未大好的身子,站在楼里显得颇有些不入。
老妈妈带着一群姑娘走过来,上下的打量了宋柠一眼“您这是哪家的贵人呐,我这庙小,您还是早些回去吧。
盯着宋柠手上的翡翠镯子,她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上层货。
来者,非富即贵。
“烦劳妈妈,我找一位名叫嫣儿的姑娘,席帅府里出来的。
提到席帅府,那老妈妈的面色明显的顿了顿,才小心翼翼的开口“您是?
“席帅夫人。
轻启唇齿,宋柠一字一句的开口。
顺势,从进口的皮夹里,掏出了一沓厚厚的钞票。
那是她卖了嫁妆换来的。
“我要赎她,现在就要。
女人的声音铿锵有力,不容拒绝。
老妈妈面色难看了一下“这,不合规矩吧?
您是夫人,可我们若水也是大帅刚娶进门的,她说那丫头犯了事,才被打发来。
“倘若您来了就把人带走了,那我们,跟另一位夫人又怎么交代呀?
看着宋柠,周围的姑娘慢慢都围了过来,闲言碎语间,无非就是说她是个病秧子,这就能下床了?
屈辱涌上心头,为了嫣儿,今日就是不成,也得成!
“席府只有一个夫人。
“她为小,我为大,她为烟柳下人,我为阮帅独女。
什么时候我要个人也要过问她意思了,您觉得呢?
字句铿锵有力,宋柠狠狠的扫视了一眼老妈妈身后的几位姑娘,才笑道“方才说我是个病秧子,怎么,要我夫君端了你这窝不成?
“若他席卫默不愿,我身后千万阮家兵,也容得了你们放肆!
一声怒斥,周遭顿时寂静了下来,宋柠憋着心口疼痛,心里却暗自确幸陆大夫开的方子,若不是陆眉风,今日她怕是有心也无力。
“夫人,您,您别生气,只是,只是嫣儿正在接客,怕——心里霎那一寒,宋柠差点哭了出来,她拉扯着那老妈妈的肩膀,厉害道“你说什么,她在哪?
我现在就要见到她!

小说《宋柠卫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宋柠卫默完整文集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