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南笙笙陆则畅销书目

>

南笙笙陆则畅销书目

陆则 著

南笙笙 现代言情 陆则

《南笙笙陆则》,是网络作家“陆则南笙笙”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婚后第八年,南笙笙收到了丈夫陆则情人的短信,里面附带了他们的合照。照片里男人搂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躺在床上熟睡着。哪怕只是一点侧脸,南笙笙也能认出这个男人就是陆则。更何况他无名指上还戴着他们的婚戒。南笙笙......

来源:fcdbd   主角: 陆则南笙笙   更新: 2023-09-16 17: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陆则”又一新作《南笙笙陆则》,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陆则南笙笙,小说简介:旋即,他起身朝她走去:“什么时候交的朋友?我认识吗?”南笙笙颔首不语。她不知道陆则是怎么做到自己出轨,还有底气来质问她的‘朋友’。自从收到那条短信,南笙笙就觉得家里莫名的令人窒息。她现在不想和陆则争辩这些,逃跑似的往厨房走去...

第9章

婚后第八年,南笙笙收到了丈夫陆则情人的短信,里面附带了他们的合照。
照片里男人搂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躺在床上熟睡着。
哪怕只是一点侧脸,南笙笙也能认出这个男人就是陆则。
更何况他无名指上还戴着他们的婚戒。
南笙笙红着眼眶,死死咬住唇瓣才遏制住哭声溢出。
这时,身后传来窸窣声。
南笙笙慌张收起手机从床上起身,不敢回头忙往门口走去“醒了,我去给你做早饭……
“你在哭什么?
陆则打断了她的话。
南笙笙攥紧手指,脑海里又想起刚才看到的照片,她竭尽全力才压下心口溢出的酸涩。
“没什么,是朋友发来的一本小说,很感人。
陆则先开被子的动作一顿,眸光暗了暗,看不清神色。
旋即,他起身朝她走去“什么时候交的朋友?我认识吗?
南笙笙颔首不语。
她不知道陆则是怎么做到自己出轨,还有底气来质问她的‘朋友’。
自从收到那条短信,南笙笙就觉得家里莫名的令人窒息。
她现在不想和陆则争辩这些,逃跑似的往厨房走去。
陆则却攥住她的手腕,将南笙笙扯回“怎么,现在连和我说话都不耐烦了吗?
手腕攥的紧,南笙笙疼得白了脸。
“朋友是谁?他又问。
南笙笙挣扎了一下,仍然无法摆脱,艰难开口“是女生……
听到这话,陆则才松开了手。
他看了南笙笙好一会儿,才移开目光。
旋即他走到浴室门口,手握住门把时回头看向南笙笙,警告道“笙笙,别给安稳的日子添麻烦,听话一点。
说完,他关上浴室门。
南笙笙虚脱的站在那,心仿佛像被一堵墙死死封住,酸楚和心寒几乎将她吞噬而尽。
早就在一年前,陆则就对她就越来越冷漠。
南笙笙渐渐失去安全感,对早出晚归的陆则猜忌起来,她一直希望那些猜忌都是假的,这样,她就还能拥有个家。
可现在证据已经摆在了眼前,她还如何视而不见?
就在南笙笙心绪紊乱时,陆则已经整理好自己,走到她面前,轻轻吻在她的额头“早饭我出去吃,你不用天天做佣人的活。
陆则的叮嘱带着一丝丝占有欲,但南笙笙只觉得心寒。
但又觉得自己很悲哀,因为她甚至没有勇气将出轨的证据拿出来质问他。
疲惫地靠着墙面瘫坐在地,她再次打开手机相册,删掉了陆则和别人的照片,不停往上翻——
十八岁的陆则扬起笑容,搂着卑微的自己,那时她笑得腼腆,但终究是幸福的。
可如今,她已经无法再笑了。
看看看着,泪水已经模糊了南笙笙的眼眶。
这时,手机弹出一个聊天框。
笙笙,出发了吗?
南笙笙擦去眼泪,连忙和自己的闺蜜江小鱼发了消息,然后匆忙整理出门。
她们约了今天去庙里拜菩萨。
南笙笙想要个孩子,但是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结果,所以才答应了闺蜜的这个主意。
可到了寺庙,南笙笙看着菩萨慈悲的目光,心底又是一空。
现在的陆则恐怕不想要她的孩子吧……
她顿了片刻,双手合十,慢慢闭上了眼睛,心底的愿望却变了一个——
“如果可以,我想找回和陆则十年前相爱的感觉。
良久,南笙笙放下双手,不禁苦笑。
真是荒唐,她和陆则走到今天这一步,又岂是一个愿望就能改变的。
她对江小鱼说“走吧。
不等好友回应,南笙笙就转过瘦弱的肩膀,往外走去。
却不料,和刚进来的男人撞了一个满怀,对方怀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南笙笙慌张蹲下身去捡“对不起,是我没看路……
南笙笙捡东西的动作突然顿住,她僵硬的拿着一个学生证,上面写着让她讶然的名字……
她骤然抬头怔怔看着少年。
他是——
十八岁的陆则。
南笙笙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透不过气来。
她期许般的看着少年,回想起刚才许的愿望。
心跳如擂……
“谢谢你,小姐姐。
少年没有注意到南笙笙惊愕的表情,而是扬起笑容接过她手中的学生证,径直离开了。
就像面对一个陌生人……
南笙笙看着男孩一步步远离的背影,眸光微微颤抖着,心脏倏地有些急促起来。
她不顾身后江小鱼诧异的呼喊,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她看着少年给寺庙功德箱捐了钱,离开寺庙,上了公交车。
看着男孩刷了学生卡。
南笙笙慌乱在背包里找了一百钱,在司机诧异的眼神中放入钱箱,低头随男孩走进车内。
一路跟他去了一家奶茶店。
她坐在店里的角落,看着他穿上工作服,扬起灿烂的笑容面对同事和客人,每个人和他相处都很友好。
就像……年少的陆则一样。
十八岁的陆则家里也很穷,衣服洗得发白,脚上永远都是破旧的球鞋。
南笙笙却和他截然相反,家世优渥,富足余生,是从小的公主。
那时候的陆则,全世界最重要的就是南笙笙。
她生病了他会不分昼夜的买药熬粥照顾她。
她不高兴了他会想尽办法哄她,在人来人往的街头表白,用攒了许久的钱买礼物,他们一起拥有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
所以,南笙笙最后不惜和家里决裂,也要和陆则在一起。
可现如今……
南笙笙垂眸,她有时午夜梦回,总会思考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还是错。
也许是南笙笙的目光太明显。
少年有所察觉转头望来。
四目相对。
少年眼中没有她想象中的惊喜,而是充满了困惑。
南笙笙的心一揪,不知为何有点难受。
没等她细想,少年走了过来,每一步都踩在她逐渐加快的心脏上。
他弯了弯唇,温柔又得体“这位小姐姐,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话落,南笙笙好像被冰水从头浇到脚,遍体生寒。
她真是魔障了,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现实击溃了所有幻想。
南笙笙忙垂下头避开他的目光,攥紧手才压抑住颤抖的声音。
“对不起……我就是觉得你很像我丈夫年轻的样子,所以一时间看入迷了……
她小心翼翼,生怕引起少年的反感。
少年弯了弯含笑的眼,开玩笑地说“哦,我还以为小姐姐一直跟着我,是想包养我呢?
南笙笙脑中警铃一响,前所未有的清醒了。
她尴尬转身,落荒而逃。
一直到跑到无人的小巷,才敢大口喘气。
发麻的身子不停打着颤,她被心里突如其来的念头震惊到了——她刚才是真的想答应!
不可以……
他不是陆则。
沉思间,手机响了。
南笙笙麻木地打开手机,一张陆则坐在床边裸露背部穿衣的照片刺入眼底。
他要出门了,天清苑56号,你应该知道位置,毕竟你走过来也就三分钟。
啪——
手机掉在地上,屏幕砸得粉碎。
南笙笙顿时跌坐在地,眼泪再也止不住潸潸落下,在地上留下痕迹又很快消失不见。
就像陆则对她的爱一样,再也无法留下痕迹了。
失魂落魄间,南笙笙不知道怎么回得家。
夜色黑沉,她摸索的打开灯。
就见陆则寒气逼人坐在沙发上,冰冷的眸光中满是审视“去哪了?我问过江小鱼,她说你早就和她分开了。
南笙笙心口微刺,不敢和他对视。
目光下移落在陆则空空荡荡手指上时,瞳孔骤然紧缩!
“陆则,你戒指呢?
那戒指是枚很普通的银戒,但却是九年前陆则用尽积蓄买来的。
礼轻情谊深,于南笙笙来说是无价之宝!
所以纵使后来腰缠万贯,他们的戒指也没换过。
陆则脸色一僵,面不改色地说“落在办公室了,握笔的时候不太舒服。
戴了十年,忽然变得不舒服。
这一瞬,南笙笙不知道他是在说戒指,还是再说他们这段感情。
此刻,她明白了江小鱼曾经和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戒指是套不住男人的。
“我今天手机摔坏了,所以去修手机了。
南笙笙拿出新买的手机,撒了谎,也算是回答了刚才陆则的问题。
“下次记得想办法给我留消息,别让我在家里干着急。
南笙笙心里苦笑了一声。
这里还算家吗?
陆则的话毫无波澜,他没发出任何异常,说完就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知从何时起,他们莫名分了房。
只有陆则有需求的时候,他晚上才会找她。
一夜无眠。
南笙笙是被门铃声吵醒的,她下楼去开门。
“你好,有你的快递。门外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
南笙笙困顿的抬不起头,睡眼朦胧间看到对方穿着一双破旧的球鞋。
她接过快递,正要签收,头上传来一道疑惑的声音。
“小姐姐,原来你住在这里啊。
南笙笙茫然抬头,目光一凝,见到了昨日的男孩。
身后,也传来陆则漠然寡淡的声音“笙笙,是谁?
陆则的气息慢慢逼近。
南笙笙莫名心慌,她猛地关上门“是快递!
陆则没发现她的异常,淡然地移开目光。
南笙笙心思复杂地放下快递,回到房间,打开手机看到快递员的名字——路泽。
是同音字,难怪昨天看错了。
南笙笙抿了抿唇,心里失落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她不禁感慨,他们不止长得像,就连名字也那么相似。
陆则去上班了,他除了睡觉从来不在家里呆着,但是南笙笙觉得,再过一段时间,他恐怕连睡觉都不想在家里待了。
房子里空寂又压抑,南笙笙待不下去出门散心,却又遇到了还在附近送快递的路泽。
他眼神一亮,高兴挥手“小姐姐,我们真的很有缘分啊。
看着路泽顶着和自己丈夫一模一样的脸,南笙笙做不到漠视。
他们就通过这种方式认识了。
路泽比南笙笙年轻十岁,正处在胆大妄为的年龄。
他常常邀请南笙笙,带着她走街串巷,在别具一格的苍蝇馆子大快朵颐。
南笙笙经常透过他,去怀恋十年前的陆则。
大学时,南笙笙为了陪伴陆则,也跟着每天忙碌奔波在各种兼职中。
但是那时陆则可以背着她压马路。
为了给她攒买礼物的钱,可以常年穿着旧衣旧鞋,只要看到她脸上笑就会洋溢光彩。
有时候中了小奖,他会无视路人异样目光,搂着自己在大街上转圈。
甜蜜的回忆如刀,刀刀剐心。
南笙笙始终不明白。
那么相爱的他们,为什么婚后八年就走到了冷眼相对的地步?
上天又为什么会让自己遇到和陆则那么相像的路泽?
越回忆,越心如刀绞。
她忍不住和路泽喝了一杯,想暂时忘记那些心酸和苦涩。
家里没有开灯,应该还见不到陆则,她失落之余又松了口气。
哼着歌脱掉鞋子,摸着黑光脚走入客厅。
突然,南笙笙看到黑暗中亮着一丝火光,以及那道僵硬的熟悉身影。
她吓得全身一抖,口中下意识呢喃“陆则……
轻松的气氛戛然而止。
陆则抬眸望来,语气讥诮“又和那个‘朋友’出去玩了?
南笙笙心虚地攥紧了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啪的一声,整个房间通明一片,衬得南笙笙的脸色更加发白。
她看着陆则满脸阴沉一步步靠近自己,心里不由得打起寒战。
陆则脸色阴沉“还喝酒了?

小说《南笙笙陆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南笙笙陆则畅销书目》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