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花芷江云宇文章精选

>

花芷江云宇文章精选

花芷 著

江云宇 现代言情 花芷

《花芷江云宇》的主人公花芷江云宇是小说家“花芷”所创造的。小说内容引人入胜,令人欲罢不能。本书的精彩内容:“夜深了,三少爷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花芷捡起灯笼重新点燃,江云宇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没听到他今日让我跪祠堂?”他浑身都是反骨,连爹也不叫了。花芷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沉默片刻问:“那大老爷允许少爷回......

来源:fcdbd   主角: 花芷江云宇   更新: 2023-09-16 18: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花芷江云宇》,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花芷江云宇,由大神作者“花芷”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花芷其实没有想到什么和温鑫经常待的地方,毕竟温鑫那个时候并不待见他,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先去A科大看看了邱子与因为公务没法跟着他,花芷自己开车去了A科大十年了,自江云宇死后,他再也没敢踏入过这里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再次以这种原因回到这里门口的名人墙上挂着很多照片,就连他的名字也赫然出现在知名校友的展示栏里好像是去年吧,以前的导师问过他,要不要回学校演讲,他当时给拒绝了A科大是国内科研工作...

第25章

花芷其实没有想到什么和温鑫经常待的地方,毕竟温鑫那个时候并不待见他,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先去A科大看看了。
邱子与因为公务没法跟着他,花芷自己开车去了A科大。
十年了,自江云宇死后,他再也没敢踏入过这里。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再次以这种原因回到这里。
门口的名人墙上挂着很多照片,就连他的名字也赫然出现在知名校友的展示栏里。
好像是去年吧,以前的导师问过他,要不要回学校演讲,他当时给拒绝了。A科大是国内科研工作者的培育基地,像他这种商人,还是算了。在他的心里,真正能够给学弟学妹们当学习榜样的,合该是像江云宇这样的人。
他扫视了展示栏一圈,却发现以前被挂在最醒目位置的江云宇的照片,不知什么时候被撤掉了。
为什么?因为害怕她的照片会让人记起那起凶案吗?
那个时候,江云宇这个名字,是多少人心中的骄傲。何几曾时,却明珠蒙尘,再也无人提起。她明明是受害者,为什么要因此被人掩去光芒。
A科大变了很多,当初江云宇被害的案发现场,崇敬楼已经拆了,改成了一个体育场。
看着里面跑来跑去充满青春活力的学生,花芷有一些恍惚这里美好的,仿佛不曾发生过命案。时光抹去了人们的记忆,一代又一代的学生在这个校园里来来去去,除了他,没有人记得,也没有人在乎那个女孩的死去。
花芷收回视线,离开体育场。
他不记得温鑫当初的寝室。上课的教室又都是轮流公用的,他对于温鑫会特别去哪间教室,也没有印象。如果非要说一个他们四个人经常碰头的地方,那也只有食堂。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钥匙,不觉得温鑫让他去的地方会是一个食堂。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有人撞了他一下,花芷手中的钥匙没握紧,被撞飞了出去。
“对不起,对不起。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保安,不好意思地连连点头,“不小心撞到你了。
保安一低头就看到不远处的钥匙,忙把钥匙捡起来用袖子擦了擦,递给花芷,“你的钥匙,真是不好意思啊。
“没事。ᴊsɢ
花芷淡然地接过钥匙,正要离开。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偏过头问,“你见过这种钥匙没?学校有什么教室的门会用这种钥匙?
保安皱着眉想了半天,“教学楼教室一般也不锁,实验楼八九年前就重建了,全是电子门禁,这种钥匙大概也就杂物间会用吧。诶?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花芷收回钥匙,敷衍地找了个借口,“我朋友是A科大的老师,他让我帮忙拿东西,但我没找到那个地方。他在飞机上,电话也打不通,我想着试试能不能自己找到。
“什么老师啊?那保安有些狐疑。
花芷倒是不慌,他之前的同学后来留校当教授的人就有好几个。他想了想,报了王铮的名字。
这群人里,就数王铮最会来事,名声也响。
“生物系的王铮教授啊!保安果然认识,立刻换了恭敬的态度,“您跟我一起去校门口的值班室吧,我帮您找找。
保安将花芷领到校门口。
校门口的正面有一个值班室,后边则是对内的收发室,专门放学生过来的快递和文件。
保安用门禁卡开了门,和里面站在窗口边给学生递快递的一位阿姨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絮絮叨叨地领着花芷往里走。
他拿着花芷的钥匙,打开墙上的一个木盒,里面挂满了钥匙,钥匙上都贴着地址。他就那样拿着那枚钥匙和上面的一个个的比对。
就在这时,那个阿姨忽然回头和保安说,“你听说了没有,那个温鑫教授死了。
“啊?不是送医院抢救了吗?怎么死了?
“没抢救过来啊。
“哎呀,真是可怜,温教授人其实还是蛮好的。
“谁说不是呢?网上都说他杀人,我都不相信。阿姨顿了顿,“他之前寄出去的挂号信还退回来了?你说这个东西怎么弄啊?人都没了,要不要给他留着啊?
“先放着呗。万一有人来收拾遗物。
“我怎么听说温教授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啊……
花芷往前走了几步,“不好意思。那个挂号信,能给我看一下吗?
说话的两人同时愣了愣,阿姨迟疑地问,“你是?
“拜托了。我不拿走,只是看一眼。花芷没有解释,只是看了那个保安一眼,那个保安大概也觉得奇怪,但又想到这个人是王教授的朋友,而且只是看一下,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朝阿姨点了点头。
阿姨从桌上的角落上,拿了一份A4大小的邮政信封递给他。
花芷拿过信封,上面写着一串黑色的寄信信息温鑫,133****9688,A市临安区里江北街110号。收信地址是一串国外的地址。
里江北街,好像是A市的城中村,以温鑫的经济能力怎么会住在那里?
花芷想了想,视线落在保安手中的钥匙,一个想法快速地从脑海飞过如果是城中村,以那里的条件,或许智能锁尚未全覆盖。
=
花芷一路上没耽搁,径直开车来到临安区里江北街。
城中村的路况并不好,巷子也窄,一辆电瓶车、一个人都能挡住车的通行。他多按了两次喇叭,就引来一群人的围观和哀声怨道。
没办法,他索性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将车丢下,顺着门牌号一个一个的找,等找到110号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110号还是自带小院的三栋楼,在这一片看起来算是不错的了。但剥落的外墙,一推就咿呀作响的生锈的铁门,都在告诉别人,这就是一栋上了年纪的老房子罢了。
铁门上挂着一串铁链,很难想象这个年代还有人使用这样原始的锁链。
花芷插入钥匙,当听到扭转钥匙传来的咯噔声时,他心忽然一紧。
这个让温鑫在生命的最后一个依旧挂心的房子里,究竟放了什么东西呢?

推开门,院子里种满了植物,不是常见的那些花花草草,倒像是王铮养在培植皿里用来做研究的那些植物。
往里走几步,就是房间的小门,门还是网纱做的木头门。
花芷拉开门,还在想着这门到底是什么年代的时候,却被里面的那扇门晃了神。
一扇灰色金属质地的铁门,门把手的光亮提醒着来人输入密码。就像是打开一个破烂的纸盒,里面却装着昂贵的钻石,令人深感意外。
花芷看着铁门发愣,过了一会儿,才试着输入八个8。
门锁滴滴响了几声,果然跳出输入错误四个字。
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键盘上十个数字的排列组合究竟有多少种可能性后,花芷陷入了沉默。
温鑫没有告诉他密码,是觉得只要他坚持总有一天会打开?还是认为他一定能猜得到密码?
他一边想着,一边顺便把八个6,八个0,八个7,八个9都试了一遍。
第五次错的时候,门锁滴滴响了好几声,然后跳出一串冰冷的女声提示输入错误过多,请5分钟后再试。
花芷耐心地等着五分钟,期间顺便又把温鑫的生日、温棠棠的生日、江云宇的生日都记了下来,打算再试一试。
他们三个人其实都是孤儿,根本就搞不清自己是哪天出生的。所以他们的生日,其实就是小时候为了光明正大地买蛋糕吃,而自己给自己安排的。
1月1日、5月1日、9月1日。
花芷记得特别清楚,因为他们都是孤儿,吃一个蛋糕要攒很久的钱,每年只有生日的那天,他们才会奢侈地买上一个小蛋糕,三个人分着一起吃,也能开心好久。
带上年份,花芷又试了三次,都不对,第四次他甚至用自己的生日试了试。
冰冷的输入错误提醒着他,显然他对自己在温鑫心目中的地位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第五次的时候,花芷有些迟疑,毕竟输错了又要等5分钟。他想着究竟有什么日子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特别的,但想了很久也没想到。
抱着早点试错,今天还能多试几次,他输入了202210008。
2022年10月8日,江云宇被人杀害的那天。
门锁锁舌回缩的声音,在寂静的午后显得格外的清晰。
花芷伸手轻轻推了一下门,一台二层楼高的机器,密密麻麻的电线,率先映入眼帘。门边是一人高的书柜,书柜上整整齐齐地摞着分门别类的纸张报告资料,玻璃门上规规矩矩地贴着每一份报告的撰写日期。
这似乎是温鑫的材料实验室。
温鑫是A科大的教授,在学校里就有专属的实验室,而且还有充当助手的研究生学生,他为什么要在城中村里再弄一个实验室?
斑驳的外墙、寻常的大门,隐藏这些之后的,是冰冷的金属铁门,被打通的三层楼,和存放其中的巨大机器,这里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
花芷在玻璃柜里的实验手册里找到了答案。
面前的这台巨型机器,居然是可以穿越时空的量子计算机,简称时光机。
回去。
原来温鑫的回去,是这个意思。
花芷浑身忍不住战栗起来。
如果可以回去。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
那他,是不是就可以改变江云宇的命运了。
=
2022年10月8日,A科大学校男生宿舍501。
花芷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地上。
但是乘坐时光机的晕眩感还没有消失,他晕头转向地跌坐在王铮的床上。
“咿呀——
寝室门被人从外面拉开,宿舍楼的喧闹声仿佛突然关闭了静音,一股脑地从外面涌了进来。
“今天的牛肉包真难吃,这食堂到底还有没有人管了……
“别说牛肉包了,我菜包都是苦的,垃圾堆捡的老菜叶做的吧。
花芷一回头,就看见王铮和邱子与勾肩搭背地走进来。
“欸,谁啊?我靠!南哥你人模狗样啊今天,这穿得够时尚的啊!王铮眼睛一亮,将包子丢到一旁,伸手摸了摸花芷身上的西装,“乍一看,还以为是CBD大楼出来的呢?
花芷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的王铮。他现在还不是那个一本正经的教授,还留着稍长的刘海,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奶油小生的气质。
“你怎么打扮成这样,我记得你说下午要去听讲座的不是吗?邱子与狐疑地站在王铮身后。
以前怎么没发现,邱子与这么敏锐,不愧是当警察的料子。
花芷下意识地别开眼,找了个借口,“我就试试,看来确实不太合适……我换下来吧。
他站起来,急匆匆地奔到衣柜面前,还没打开,就听见王铮的声音,“干嘛!那是我的衣柜!
花芷顿了一下,想起换过寝室之后,衣柜的位置确实改过一次。他在心里懊恼了一下,然后越过王铮的衣柜将隔壁的柜子打开,匆匆换了一套自己学生时代的衣服。
幸好这些年没有变ᴊsɢ胖,衣服还能穿得下。
“啥时候背着我们偷偷练的腹肌的啊?花芷你可以啊。王铮说着拍了拍花芷的腹肌。
花芷浑身一僵,忍住想要暴打这家伙的冲动,将那套西装匆匆塞到衣柜的最里面,带了个帽子,然后跑出了教室。
十年前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忽然看到恢复成过去的校园,居然还有些难以适应。
路过学校宣传栏的时候,花芷看到了上面贴着的两张今日讲座的通告。
讲座人智慧生物科技公司的生物高级科研人员,徐镭
内容神经细胞的再生问题与干细胞的克隆研究研讨会
时间2022年10月8日上午10:00
地点崇敬楼三楼305生物科研室
讲座人智慧生物科技公司的材料高级科研人员,孟冉
内容量子纠缠理论
时间2022年10月8日上午10:20
地点崇敬楼二楼203材料科研室
花芷轻声啊了一下,他想起来了。
2022年,他还只是A科大研一的学生。本科的时候,花芷和温棠棠是生物系的同学,考研之后,两个人都看中了本校的同一个导师胡教授。
胡教授底下有个科研项目,叫做“神经细胞的再生问题与干细胞的克隆研究。这个项目是A科大与智慧生物科技公司合作共研的项目。
10月8日那天,为了让生物系的学生更了解这个课题,学校邀请了智慧生物科技公司的生物高级科研人员徐镭来给学生授课讲座。
那天,他和温棠棠都去听了讲座。
也就是说,温棠棠和徐镭的相识,或许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小说《花芷江云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花芷江云宇文章精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