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武侠修真›精品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

>

精品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

苏瑜 著

武侠修真 苏瑜 采玉

叫做《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武侠修真,作者“苏瑜”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苏瑜采玉,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高高在上的摄政王说:“我家王妃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摄政王妃抢尽风头的闺门淑妇们气得瑟瑟发抖:我们是欺负她,可为什么最后吃瘪的是我们?风神俊逸的摄政王又说:“我家王妃不识数,连算盘是啥都不晓得,哪里能挣什么钱?”那些被摄政王妃收购了资产,合并了生意的商户们嘴唇发抽:王爷,王妃建的银号已经全国通用了,您瞎吗?冷傲无敌的摄政王又又说:“我家王妃温柔贤惠,通女则识女训,惟本王之命......

来源:rmsjzddi   主角: 苏瑜采玉   更新: 2023-09-17 07: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是由作者“苏瑜”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这刘尚民要蠢成什么样才能得这样奇葩的想法?“刘公子的美意妾身心领了,可惜妾身与刘大爷缘分不深,这辈子做朋友都勉强,更惶论做夫妻了。”“你……。”见苏瑜如此嫌弃自己,刘尚民的脸色立即云转阴,“苏姑娘,你这是给脸不要脸啊?本公子跟你客气才跟你商量,不然你以为你能保这梧桐山庄几时?你应该晓得我姐夫是何人吧...

第31章

刘尚民趾高气昂,拿下巴尖指着苏瑜,“苏姑娘,咱们有话好说好商量不是?别把话说得那么绝嘛。我知道你是下堂之人,婆家不要娘家不喜,想必打理这梧桐山庄也是倾尽所有,能得个安身立命之地不容易,这些我都能理解。先前我开的价不低了,苏姑娘不愿意是我没摸准姑娘的心意,如今知道了,我倒有个提议,绝不会让姑娘吃亏。

不让她吃亏?难道还要让她占大便宜?

苏瑜不言,洗耳恭听。

“家父甚是中意这梧桐山庄,我又是刘家独子,将来这梧桐山庄就是我的。姑娘若能与我喜结良缘,不但不必离开梧桐山庄,还能有个安身立命之所。还有个好事,下个月初二我姐夫五十大寿,届时我向他提及此事请他为我们主婚,他定会乐成佳偶,姑娘意下如何?

苏瑜听了不禁讶然万分,随即心下哭笑不得。这刘尚民要蠢成什么样才能得这样奇葩的想法?“刘公子的美意妾身心领了,可惜妾身与刘大爷缘分不深,这辈子做朋友都勉强,更惶论做夫妻了。

“你……。见苏瑜如此嫌弃自己,刘尚民的脸色立即云转阴,“苏姑娘,你这是给脸不要脸啊?本公子跟你客气才跟你商量,不然你以为你能保这梧桐山庄几时?你应该晓得我姐夫是何人吧,只要他一句话,到时候你还不得乖乖奉上?

“再说你一个下堂妇,本公子不嫌弃你,你还能嫁进我们刘家,那是你几生修来的福气,今天小爷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梧桐山庄卖给我,要么你和梧桐山庄一起进刘家,你选一个吧,今日你若不给我个答复我是不会走的。

果真作贱上了。

这是要赖在梧桐山庄,还带这么算泼皮的。

苏瑜觉得这趟出来错了,她不该意图跟个拎不清的人浪费时间。

她叹了口气,起身看着刘尚民,“刘公子,脸是个好东西,你可以要一下。

刘尚民被咽住一口气,看着苏瑜起身离去。不忘看着她的倩影喊,“我就在这里等,我爹知道我来这儿了,我爹知道,我姐夫就会知道。

夏莲皱眉跟着苏瑜,还没到垂花门就忍不住开口,“姑娘,这刘公子欺人太甚,奴婢真想上去扇他两个耳刮子。

“你这么焦燥做什么,才多大点儿事就沉不住气。穿过垂花门,回到月溶院,阿晗在门口翘首以盼,她紧了两步笑着牵起他的手,“怎么出来了,风凉,进去吧。

阿晗点点头,袁嬷嬷迎出来,“怎么样?打发走了吗?

夏莲忿不过,竹桶倒豆子似的将经过说了一遍。

袁嬷嬷啐了一口,“混账东西,竟敢打这样的龌龊主意。

苏瑜坐在小榻上,随势将阿晗抱在怀里,脑海里回想起刘尚民的一句话,苏瑜玉眸一弯,合眼间计上心来,“咱们还真不敢将他如何,夏莲你再去趟花厅,告诉那二流子就说我需要半个月时间考虑,届时再让他来寻我。

“来寻你做什么?这样的登徒子姑娘就该离得远远的。这些年袁嬷嬷对苏瑜心性变化之大之莫测深有体会,生怕她真会愿意嫁给那刘家。

“我记得刘大户家做的是南北货营生,他家的花椒和辣子几乎垄断了半个上河县。苏瑜眼神微敛,透着淡淡的精光。

这些事是打刘家大郎头一次上门后便着人去查的,袁嬷嬷点头,“他家再家大业大,看那刘大郎的脾性也不是个好归宿,姑娘可别犯糊涂。

她想那里去了,刘大郎?

可笑!

“嬷嬷别担心,我自有计较。

夏莲出去传话,苏瑜吩咐袁嬷嬷将大春叫来。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阿晗看着苏瑜这么忙,他担心她,更不想有人欺负她。

苏瑜轻点他的小鼻头,“没人能欺负到我,别怕。

阿晗在苏瑜怀里垂下头,小小的瞳孔里冷潋层层。

大有进来先是向苏瑜磕了个头,尔后听吩咐。

等到苏瑜吩咐完,大春看了看苏瑜怀里的阿晗,欲言又止。

苏瑜知道肯定是有关阿晗的事情大春不方便说,便吩咐袁嬷嬷送大春出去。

袁嬷嬷回来也没说什么,午后阿晗用过药后睡着了,她才悄悄告诉苏瑜“都没消息。

苏瑜站在廊下望着白菱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海,沉思了好一会儿,“怎么会没消息呢。

袁嬷嬷也叹息道“孩子都是父母的血肉,谁家丢了孩子不着急的?依奴婢看这阿晗估摸着不是走丢的,而是被……。

而是被丢弃的。

袁嬷嬷例来面硬心善,她不忍说那两个字。

是啊,要发现孩子不见了早该发现了,怎么会无人寻找?不可能没有动静啊!

苏瑜想不透。

是夜,阿晗还是歇在苏瑜屋里。苏瑜发现阿晗只和她话多,袁嬷嬷还是采玉还是其他人与他沟通,他多半都不作答,要么就是将头垂得很低,让人看不见他的小脸儿。

这几日正值倒春寒,夜里冷得仍像过冬。床上多了个小人儿,袁嬷嬷特意添了条被子。此时这条被子严严实实捂着阿晗。

小孩子的眼睛异常精亮,十分纯洁。

这孩子的眼睛和昭姐儿的很像。

想到昭姐儿,苏瑜单手捧着阿晗的脸。

阿晗并不排斥,相反正喜欢被苏瑜这样安抚。

“阿晗,你姓什么?两天了,苏瑜觉得可以和阿晗好好谈谈了。

小说《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品摄政王妃她从乡下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