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二嫁军婚:虐翻前夫闪嫁最猛兵哥优质全文阅读

>

二嫁军婚:虐翻前夫闪嫁最猛兵哥优质全文阅读

微糖不甜 著

现代言情 言真 顾维琛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二嫁军婚:虐翻前夫闪嫁最猛兵哥》,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微糖不甜,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言真顾维琛。简要概述:年代,重生,军婚。上一世,言真被王文智嫌弃,办了酒席连房都没圆,就回了省城。从此以后言真替他照顾瘫痪在床的妈,年幼的弟妹。王文智又以收养军烈遗孤可以帮他升职为由,扔给她一个婴儿。含辛茹苦的将孩子抚养长大,送走婆婆后,言真以为终于能和丈夫团聚时,却被人诬陷和老光棍有染。丈夫不信她,孩子嫌弃她,娘家觉得她丢人,逼她去死。言真憋着一口气南下,挣扎过活后罹患癌症。在生命的最后时光,言真遇见了顾维琛,她们相遇相知相爱,奈何相遇太晚。言真意外得知,顾维琛居然是她前夫的首长!却也从他口中得知了当年的真相。王文智钻了农村不兴领证的空子,转年就和她堂姐在城里领了证,那孩子是他们生的!他们榨干了她所有的利用价值,毁了她的清白后一脚将她踢开!在强大的怨念中,言真重生了。这一世她发誓一定要让那些欺负她的人都还回来!虐前夫,闪嫁兵哥顾维琛,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们圆满,过好他们的小日子,多生几个好孩子。...

来源:rmsjzddi   主角: 言真顾维琛   更新: 2023-09-17 08: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微糖不甜”大大的完结小说《二嫁军婚:虐翻前夫闪嫁最猛兵哥》,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言真顾维琛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言真接过被顾维琛递来的纸条,紧紧攥在手里。刚才顾维琛就在拐角外,目睹了一切。他既气愤又心疼,人姑娘身体健全,漂亮能干,找什么样的男人不行,凭啥要嫁给一个瘫子?但是正如那大姨说的,在这年头离婚是件丢人的事,言真回农村必然受人指点。留在城里没户口,处处受牵制,也没个倚靠,让人欺负了怎么办?结婚或许是个...

第12章

“我也不瞒你,我儿子是个瘫痪,我是看你伺候人有经验,才想娶你进门的。

你和我儿子领了证结了婚,不就有城市户口了?

“而且,我儿子虽然下半身瘫痪,但是那能用,你们再生个一男半女的,你在城里也算有了依靠。

今后我们家的家产都留给你,对你可是百利无一害!

瞅瞅这是什么话。

不等言真说什么,村长媳妇一把推开言真,用胸脯子怼着那大姨说“你想啥美事呢!

“我们真真哪点不好,漂亮又能干,非要嫁你个瘫子?

我呸!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那大姨立马变了脸,之前的和蔼一扫而空,嫌弃的拍了拍被村长媳妇碰过的地方道“你有没有素质啊!

“她一个农村人,想留在市里,她不嫁人,咋留?

就她这样的,啥条件都没有,还二婚,好人家能要她?

“我虽然说的不中听的,但这都是事实!

那大姨翻了个白眼,嗤笑一声,“不识抬举!

“再说了,她一个姑娘家不结婚,在城里还不被欺负死?

“我看谁敢欺负她!

声音忽然从他们身后传来,言真错愕的扭头去看。

顾维琛剑眉紧蹙,从拐角处大步迈了出来,气势昂然,像是言真的靠山一般伫立在她身旁。

他的眼睛直视着对面的大姨,不怒自威的眼神让她讪讪的闭上了嘴。

随后,他狠厉的目光慢慢收回,看向言真的瞬间眸子抖了抖,语调和眼神不自觉的都软了。

他道“你今后要是有什么难处,随时来找我。

说着,顾维琛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纸笔。

他在本子上写了一串数字,撕下后递给给言真说“上面是我办公室的电话。

言真看着顾维琛的手,手指修长,上面有微微突起的青筋和血管,皮肉紧实,充满着力量感。

上一世这双手牵过她,温暖干燥却是一双瘦骨嶙峋的手。

还好他现在身体康健,那他们之间就有长长久久相守的希望。

“谢谢,就是太麻烦你了。

言真接过被顾维琛递来的纸条,紧紧攥在手里。

刚才顾维琛就在拐角外,目睹了一切。

他既气愤又心疼,人姑娘身体健全,漂亮能干,找什么样的男人不行,凭啥要嫁给一个瘫子?

但是正如那大姨说的,在这年头离婚是件丢人的事,言真回农村必然受人指点。

留在城里没户口,处处受牵制,也没个倚靠,让人欺负了怎么办?

结婚或许是个出路,但是婚姻不是儿戏,哪能说结就立马结的。

顾维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一眼那姑娘心里就觉得酸软发胀,对她的经历怜悯又心疼。

那大姨上下挑着眼角扫视顾维琛,目光探究而促狭。

她“啧了一声说“不是我说话难听,你一个大男人,她一个刚离婚的女人,你说你帮她?

你怎么帮她?

一直帮她?

时时刻刻帮她?

“传了闲话怎么办?

流言蜚语就能压死人,除非你能娶了她,要不就是在害她。

“哼。

大姨转头看向言真,撇了撇嘴。

这军人长的英俊,大小还是个官呢,怎么可能会娶一个从乡下来的二婚女。

言真攥着顾维琛给的纸条,冷目看向她道“这就不劳您担心了。

“您还是多操心操心你瘫痪在床的儿子吧,毕竟你死了他今后没人管,挺可怜的。

这话直接戳在了大姨的肺管子上,让她心口直发闷。

她不死心的撂下一句——“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好赖话怎么听不懂呢!

说完,她拎上水桶,转身离开,一边走还一边回头。

这个姑娘嫁给她儿子再合适不过了,真是可惜。

言真看着那气急败坏的背影,抿了抿嘴。

她是想嫁给顾维琛,但是那大姨什么眼神?

好像顾维琛能娶她就是天方夜谭一样。

但这件事目前来看,的确有些困难,她必须徐徐图之。

眼下被那大姨一提娶不娶她的话,着实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了。

“首长,那人说的话,您别上心里去。

言真坦坦荡荡的看着顾维琛说“您是军人,责任感重,对我也是看不下去才出手帮忙的。

顾维琛没接这句话,拎过言真和村长媳妇手上的包裹说“我送你们出去吧。

有些话,顾维琛终究还是上了心。

他是一名军人,刚从战场上回来。

弥漫的硝烟和被炸飞的残尸,似乎还历历在目。

他的战友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他的面前,而他却无能为力。

顾维琛甚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友为了救他,葬身雷区,最后尸骨无存。

整理牺牲战友的遗物时,顾维琛看见了被他珍藏起来的一张照片。

上面是一个女人,坐在椅子上,她笑的腼腆,怀里还有个肥嘟嘟的小孩,裹着碎花被子,应该是刚过满月的女娃娃。

在女人的身旁站着个小男孩,穿着军绿色的衣服,一看就是用大人军装改的,歪歪扭扭的戴着军帽,手上还拿着一把用木头削出来的手枪。

那是他的老婆孩子。

战友牺牲的时候,甚至都没看过一眼他刚出生的女儿。

而他老婆在得知他牺牲的消息后,接受不了跳了井。

顾维琛便把战友留下的这对儿女接了过来抚养,在给他们迁户口回来的火车上遇见了言真。

他知道独自留守在农村的军嫂的不易,却也只是听说,当他看见言真,读懂了她的委屈,那种眼见为实的冲击感一下子就让顾维琛方寸大乱。

顾维琛是军人,已经做好了时时刻刻牺牲的准备。

若是他有一天不幸牺牲了,留下她妻子独自抚养孩子?

还是像那个军嫂一样,接受不了寻了短见?

这对一个女人不公平。

他不想让自己的妻子当烈士遗孀,自己的孩子当遗孤。

大家和小家他只能选一个。

既然他承担不起家庭的责任,那么他就不能结婚。

帮战友将孩子抚养长大,好好报效国家,是他全部的使命。

这是怎么了?

一时之间他居然想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

从繁杂的思绪里脱离,顾维琛用手按了按眉心,带着言真他们往招待所走去。

言真和村长媳妇上交了介绍信和身份证明,前台帮着他们开好了房间,安排好了一切后,顾维琛还是不放心。

言真今后想干什么?

怎么过活?

这附近有没有可以让她租住的房子?

可是顾维琛看着言真,抿了抿嘴,还是没问出口,只是道“我就不送你们上去了,拿好钥匙。

今后需要帮忙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虽然没问,但是顾维琛打算留意些这方面的消息,希望能对言真有用。

“嗯。

言真对着顾维琛点头,笑着说“谢谢你啊,首长。

她笑得很甜,眼角弯弯的像是月牙,嘴角向上翘起,让脸颊上的梨涡深深凹陷。

这是他看见言真后,第一次见她发自内心的笑。

真美。

顾维琛在心里感慨着,也希望今后言真能少些苦难,每天都这样笑。

“我走了。

顾维琛忽然转身,大步离开。

村长媳妇探着身子往门外看,纳闷的说“咋走的这么快,我还没说声谢呢,抢着捡钱去啊。

“走走走,先上楼。

言真将村长媳妇扯了回来说“咱俩赶紧洗洗,累死了。

军区的招待所条件还可以,开的单间,两张床,带独立的厕所,一晚上五块钱。

暗红色的木质地板和床头,头顶上还有一盏壁挂灯,床头柜上放着茶杯,上面印着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

“你看这床单被罩的多白净。

村长媳妇摸摸床单子,又试探着往上坐了坐,看着周围一切都觉得新鲜。

村长媳妇带的鸡蛋还剩下五个,俩人分着吃了,打算先凑合一顿,实在是没力气再去买饭吃。

俩人吃完,洗洗身子后,躺上了床,村长媳妇赶紧问“都怪那医院的大姨,你快和我接着说,院长咋处理那瘪犊子的!

言真说了院长对王文智的处罚和对她的补偿。

村长媳妇兴奋的从床上蹦了起来,壮硕的身板子砸的床铺咯吱一响,“妈耶,这得多少钱!

而且,言真把王家卖的毛都没剩,钱都在她这。

她穿了两层内裤,贴身的换了下来,但是缝着钱和金镯子的可一刻都不敢离身。

一天一夜的火车,又折腾了这么大半天,比翻了二亩地都累人。

他们这边美滋滋的躺在床上,吹着风扇,瞬间就陷入了梦想。

而王文智那里却是另一番景象,简直是一团乱麻。

小说《二嫁军婚虐翻前夫闪嫁最猛兵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二嫁军婚:虐翻前夫闪嫁最猛兵哥优质全文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