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难忍长篇小说阅读

>

难忍长篇小说阅读

九醉 著

付意晚 现代言情 霍啸北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难忍》,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付意晚是霍啸北二十九年来唯一栽过的跟头。看到她身边围绕着狂蜂浪蝶,他几乎疯狂,决定把人牢牢绑在身边,这样谁也抢不走。为了摆脱他的控制,付意晚做尽了所有他不喜欢的事。孩子没了,命也不要了,只为了离开他身边。霍啸北最终忍无可忍:“让她走!”等付意晚转身离去,他却一把将人抓回来,红着眼说:“意晚,你不带上我一起走吗?”...

来源:rmsjzddi   主角: 霍啸北付意晚   更新: 2023-09-17 08: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难忍》,现已上架,主角是霍啸北付意晚,作者“九醉”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对霍啸北说:“再过一个月你就要订婚了,付丫头的事差不多就行,别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大,影响不好。”霍啸北嗯了一声,撂下茶杯,站了起来。余光扫向打碎的花盆,迈步离开。“二少爷有分寸的,老爷子您就放心吧...

第11章

打狗也要看主人吗?
付意晚的心脏揪疼得厉害,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脚步虚浮往后退一步。
霍老爷子看了霍啸北一眼,“这话倒是没错,只是霍家这么多年来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丑闻,我听了都闹心。
“都是下边人嘴太碎,什么事都往爷爷跟前传,霍啸北轻笑,“这件小事爷爷不用放在心上,家丑我自会处理。
付意晚往后一退,没注意到身后有花盆,脚后跟撞到,哐当一声,瓷盆碎裂开,厚厚的一层黄土从中间出现裂缝,散了一地。
她心跳跟着一紧,不远处管家从侧面过来,她连忙低下头,转身匆匆离开。
“谁在那毛毛躁躁的?霍老太爷不悦地扫向阴影处。
管家停下,扬起脖子看了看,回道“好像是付小姐。
霍啸北把玩着左手拇指的翡翠扳指。
管家将茶水放在他身前,察觉到他目光有些冷意,下意识抬头,却只看到他眼底的清明,没半点情绪。
听到是付意晚,霍老太爷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很快收回视线,没放在心上的样子。
对霍啸北说“再过一个月你就要订婚了,付丫头的事差不多就行,别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大,影响不好。
霍啸北嗯了一声,撂下茶杯,站了起来。
余光扫向打碎的花盆,迈步离开。
“二少爷有分寸的,老爷子您就放心吧。
霍老太爷拿起茶杯,“这么多孩子里,我最看不透的就是他了。
管家欲言又止“二少爷的心思是深沉了些,要是大少爷没……
“算了,别说了。他摆了摆手,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过了一会儿,他意味深长地沉声道“付丫头这事的确需要摆平,否则整个霍家都要跟着丢人。
……
宋清霜今晚在家,斜躺在美人靠上听小曲。
听见付意晚喊她,眯缝着眼看过去,视线一顿,坐了起来,指着她脚后跟问“怎么搞的?
付意晚顺着她的视线看下去。
小腿的丝袜被划破了,网状的裂纹一直蜿蜒到脚后跟,破了个口子,正淌着血,混着泥土,狼狈不堪。
应该是刚才花盆碎片弄的。
之前她只觉得冷,并没察觉到痛。
“不小心划到的。付意晚踢掉高跟鞋,坐在沙发上,抽了几张纸处理。
宋清霜止不住地皱眉头,起身打掉她的手,“脏不脏,感染留疤怎么办?
说着,她喊刘姐,也就是别院的佣人拿碘伏和棉签来。
付意晚索性拽掉丝袜,“伤口不深。
“不深也不能马虎,留疤多丑啊,我把你养得细皮嫩肉可不是让你怎么糟蹋的。
宋清霜一边嫌弃她邋遢,一边接过碘伏和棉签,清理伤口。
“嘶~付意晚吸了一口凉气,宋清霜没做过这种细活,下手没轻没重。
宋清霜没好气地说“现在知道痛了?流这么多血都没注意到,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
付意晚强压情绪,无声摇了摇头。
“今天怎么会回来,有事找我?宋清霜低着头,手劲放轻了些。
“前几天你是不是收了陈让的东西?
宋清霜一怔,眼神躲闪,含糊其辞“什么东西,没有啊。
付意晚没有点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宋清霜被看得心里发毛。
虽然付意晚是她的女儿,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宋清霜被她治得死死。
不怕付意晚发脾气,就怕付意晚一声不吭,跟她玩心理战术。
没多久,她就败下阵来,丢开棉签,摊牌了,“是一个包。
付意晚想起来那晚宋清霜背的新包,二十多万,前不久宋清霜刚买了包,不会这么短时间内再买,可当时她却没有多想。
见付意晚不说话,宋清霜心虚地问“包怎么了?
付意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把包还回去。
那个包宋清霜很喜欢,凭她是订不到的,好不容易得到,她轻易不想还回去,但是付意晚的脾气她很清楚。
只好先答应下来“过几天我就……
“明天就还回去。付意晚太了解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不给她钻空子的机会。
宋清霜瘪嘴,明显是不情愿,付意晚一股憋屈涌上心头,眼圈红了。
她屈辱万分,咬着牙,“陈让今天反咬一口,说我是出来卖的,收了他的东西,那是他给我的嫖资!
宋清霜一愣,脸色从红转白,哆嗦一下想说话,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要不是季临告诉我,我还被蒙在鼓里,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宋清霜六神无主,慌乱道“意晚,妈不知道会这样……我,我怎么会想到陈让到现在还敢反咬你。
付意晚摇头,“他狗急跳墙,临死也要拉我下水。
“那现在怎么办?我真收了他的东西,警方不会相信了他的话了吧?
宋清霜彻底慌了。
这事要是传出去,她们母女俩就颜面尽失了,最重要的是付意晚,她名声坏了,以后还怎么嫁进豪门啊。
没有哪户人家容得下这样的妻子。
付意晚还是摇头,“我不知道,你先把包还回去。
其实这事已经摆平了,季临告诉她,是霍啸北叫人处理的,听到这些的时候,没人知道她有多难堪。
但付意晚没有直接告诉宋清霜,就是想让她长长记性,别什么东西都敢乱收。
宋清霜被吓得脸色苍白,连忙叫刘姐去衣帽间把包拿下来,连夜叫人给陈家送回去。
她瘫坐在沙发上,不敢去看付意晚的脸色。
这件事到底是她做错了,以为能给女儿物色一个好的结婚对象,到头来是被人给耍了。
“以后相亲的事你就被再折腾了。付意晚拿起棉签自己处理伤口,她擅长拿捏母亲的软肋。
宋清霜呆坐在一旁,连连点头。
出了这种事,现在付意晚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从别院出来,已经快九点了,付意晚沿着原路出去,却在垂花门那被管家叫住了。
“付小姐。
她驻足,颔首,眼底闪过一丝意外。
管家恭敬又带着几分疏离,“老爷子让您过去一趟。
付意晚皱眉。

小说《难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难忍长篇小说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