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夫诱全文浏览

>

夫诱全文浏览

半只尾 著

江念芙 现代言情 连翘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夫诱》,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半只尾,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江念芙连翘。简要概述:江念芙为了不嫁给几十岁的鮻夫。只能答应去勾引还俗两年,不肯与嫡姐圆房的姐夫。沈修筠,天煞孤星。五年前克死了父母,得了心魔。自此潜心礼佛,压制自己的疯病。然而杨柳细腰的妻妹,总爱夜半三更敲开他的门。浑身溢着奶香,一声声姐夫,将他拉下佛坛,欲孽沉沦。...

来源:rmsjzddi   主角: 江念芙连翘   更新: 2023-09-17 08: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江念芙连翘的现代言情《夫诱》,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半只尾”,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今日可绝不能叫本王失望!”沈修筠全程皱眉,自提佛珠愤而前行。“信王,此事不妥。”“何为不妥?”信王眸中暗生怒意。他乃父皇最宠幸的儿子?不过一位世子!岂敢质疑?“马球无眼,恐会伤人,于心不忍...

第26章

马球场。
诸多战马高抬身姿,马蹄于半空中飞扬,不断而起的嗤声让比赛逐渐焦灼。
第一场比赛是信王胜!
“王爷果然英姿勃发,天定奇才呀!
“尔等屈服,实不敢再战!
朝中诸臣各个络绎不绝的拍着马屁。
毕竟是人皆知,此次马球会的重点根本就不会马技,笼络权臣,私下结党才是正题。
所以这一场比赛,胜者只能是信王。
于一片热忱中,信王兴趣泛泛,淡眸撇向四周,皱眉做厌。
“无趣!他单手挥长鞭,索性绕场。
话音落下,适才讨好的众臣面色立刻唰的一白,本以为能让信王欢心,谁又能想?这一切倒适得其反了!
“这这这!诸臣皆是一恐,又不知该当如何?
沈书彦夹杂于噪声中,未言,眼中一丝戏谑浮出,不过寻个刺激,他有的是法子。
稍做思忖,沈书彦遂蹬上马匹,急忙跟上信王步伐,长吁一声,他卑微张口。
“信王,刚才一事莫要见怪,各位大人不过是想您欢心!
“哼。信王勒住缰绳,冷嗤,“趋炎附势之辈!
沈书彦讪讪,特地下马做以跪姿,两手相合,急声忙道,“王爷若觉此行无趣,微臣倒有一议,王爷或可采用!
半刻钟后,马球场立起十根长柱,周围长绳散落,用作捆人。
信王内侍掐嗓相告!
“沈国公府,丞相府……
其唤名未因别事,而是信王制定的新规。
由府中下人做诱,将球踢过诸位头上红缨方做胜,反为败。
等内侍宣布完后,信王兴盛提杯长饮,他高挑长眉,似笑非笑,甚特指沈修筠,“沈世子,往年都传你武功盖世。
“今日可绝不能叫本王失望!
沈修筠全程皱眉,自提佛珠愤而前行。
“信王,此事不妥。
“何为不妥?信王眸中暗生怒意。
他乃父皇最宠幸的儿子?不过一位世子!
岂敢质疑?
“马球无眼,恐会伤人,于心不忍。沈修筠轻提左手行礼,是以沉声相告。
“不过家奴。信王戏谑做笑。
沈修筠眸作冷意摇头,再做鞠躬,“恕难从命,若信王必要举行,国公府自请退出比赛。
如此丧志举动,他绝不参与。
因他硬气,周围大臣深皱眉宇,不悦毫不做掩。
江念芙虽胸前痛意不止,却仍旧因此眸前一亮。
果真菩萨心肠,她带笑心想。
“放肆?本王所言,尔敢拒绝?凭你?一介废人!
信王不甘被轻视,立掷酒杯于地。
酒杯滚着酒水下坠,与地面接触的清脆响声让众大臣喉前不断发紧,担心涌上心头。
反观沈修筠,风雨欲来之时也不过淡然,长身玉立,未有怵意。
“信王恕罪,我家大哥长居佛堂,却有偏执之心,刚才之事他已答应,绝非拒绝之意,还望王爷看沈家满门忠烈的份上放过我们沈家!
不知何时,沈书彦突然跪于地,磕头道歉。
其事并非太过,再加沈修筠身份特殊,信王再气也不至牵连沈家,但偏他刻意提起!
事便该不简单了!
“有意思。信王戏谑掠过沈修筠,薄唇勾起,冷笑间质问已至,“世子,这便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沈修筠冷眸骤敛,拇指重摁于佛珠前。
微风拂过他身下墨袍,感受到四面八方的目光。
沈修筠方才提眉,语调极冷,咬着字词道,“且听信王安置。
命门被控,不得不从。
说罢,方怒瞪下方沈书彦,拂袖而去。
沈书彦终是得意,喜色难免,立磕头道谢,“谢信王赏识。
比赛当前,江念芙惊慌失措。
木然站与沈修筠跟前,羽睫发抖,嘴角处颤意不住。
二人高的柱子,只凭长绳捆绑,是个人都得生出恐意。
“别怕!沈修筠难得鄙弃厌烦,伸手轻拂江念芙秀发。
虽不至真心,却仍能宽慰人心。
听此沉声,江念芙莫名觉得一股暖流入体。
之前喧嚣绞痛的艳红突然稍软下来。
“姐夫!你会保护念芙的对吗?
她手掌软骨攀上沈修筠臂弯,此处常经锻炼,硬邦邦的,捏着倒别有一番滋味。
“嗯!沈修筠不过看江念芙水漾媚眼一番,立刻偏头。
江念芙察人眼中暗火灼烧,当做低呼!
想到能让沈修筠心软,被绑上柱子的害怕一时消散。
午时四刻,比赛正式开始。
这番较量并未诚心,甚至是,充满针对!
沈修筠数次被控,提球无果,反被绊脚!
“球技不佳啊!信王驾马略过,留下阴恻恻一句。
此时信王已得球,场上早已是摇旗呐喊。
他并未依照规矩投入自家家奴,反扭转身形,一举砸向江念芙,唰的一声,场中静默。
“啊!一声娇声摄人心魄。
信王球技很好,以至那顽劣之物生压江念芙这娇艳欲滴的软肉,驰骋而来,她是已惊的魂飞魄散,面色大变。
偏是这副光景,她反倒更显媚态。
绳索的紧捆将江念芙的婀娜身姿展露无疑,不过盈盈一握的蛇腰,波涛汹涌的软肉,倾城绝色的娇容
其身上哪一处不叫人瞠目结舌,腹下浴火。
“痛!江念芙早已泛泪不止。
不仅是马球砸来的痛,还有那股渗人的胀意,叫她心绪全无。
无意识的扭腰,乘着媚色,这番春景叫人猛抽一口凉气,有人鼻腔落红,狼狈至极。
沈修筠自下看去,冷眸沉下,方做怜意。
“有意思!信王喉间微滚,喜色难掩,突起一意,再做戏谑的直视沈修筠,“沈世子,不如打个赌?若是本王赢了,这位婢子且送本王府上?如何?
“不必。沈修筠眼前瞬起火光,不等号响便已开球。
他本是军中良将,小小马球,拦不住倒他。
自沈修筠开始发力,场上终于好看起来。
再多的阻拦对他已经无用,沈修筠轻易绕过众人,踏马飞驰,引一番尘嚣,远远甩过众人!
后方人正气喘吁吁追时,沈修筠身下马球早已飞驰而上,一个完美的弧度,轻易擦过江念芙头顶!
锣鼓声响骤起,内侍扯嗓宣布。
“沈国公府胜。

小说《夫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夫诱全文浏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