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全文章节毒奶好怕怕

>

全文章节毒奶好怕怕

邢玉宁 著

洛橪 邢玉宁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毒奶好怕怕》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邢玉宁”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邢玉宁洛橪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洛橪咬着唇没吭声,她早就对他恶毒的话免疫了。她的沉默让男人无比恼火,捏着她下巴的手加重了力道:“知道我回国,还敢回来得这么晚?!”她垂下眼帘,因为疼痛,声音有些发颤:“你没告诉我。”...

来源:fcdbd   主角: 邢玉宁洛橪   更新: 2023-07-15 17: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毒奶好怕怕》,男女主角分别是邢玉宁洛橪,作者“邢玉宁”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他加深了这个吻,逐渐狂热,随即松开她:“说个屁,再挑逗我今晚谁也别睡了!”洛橪识趣的没再折腾,她这几天也不方便做那个……本以为他第二天睡醒了还能跟他确认一次,哪曾想他直接不认账了,死活不说,就好像昨晚说出那俩字的不是他本人一样。慢慢的洛橪琢磨出味儿了,他就是嘴硬,偶尔心血来潮蹦出来点真心话,再想套...

毒奶好怕怕第7章

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很蠢,一定很蠢,可这是她翘首以盼了多年的答案,就跟在做梦一样,显得那么不真实。
邢玉宁强行把灯关上,重新拉她入怀“别想了,睡吧。
他睡得着,洛橪睡不着,她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买了好多年的彩票,心心念念的期待,突然真的中奖了一样,难以形容那种感觉,狂喜、激动、难以置信,甚至自我怀疑。
她缠着他“可以再说一遍吗……?
他低头轻轻吻她的唇“说什么?
她伸手环住他的脖子“说……说……喜欢我。
他加深了这个吻,逐渐狂热,随即松开她“说个屁,再挑逗我今晚谁也别睡了!
洛橪识趣的没再折腾,她这几天也不方便做那个……本以为他第二天睡醒了还能跟他确认一次,哪曾想他直接不认账了,死活不说,就好像昨晚说出那俩字的不是他本人一样。
慢慢的洛橪琢磨出味儿了,他就是嘴硬,偶尔心血来潮蹦出来点真心话,再想套路他说,压根儿没门儿。
到了工作室,洛橪左思右想还是给司崇华发了信息抱歉,我帮不了你,我尝试过了,无能为力。
邢玉宁昨晚虽然没翻脸,可态度也很明确,她实在不想再掺和进去了。
很快司崇华回复过来没关系,谢谢了。
看着这几个字眼儿,洛橪仿佛感受到了司崇华的无奈。
她没资格可怜谁,她自己还过得浑浑噩噩呢。
晃眼瞧向门外时,她瞥见了站在车前的司允行,街道的初阳璀璨斑斓,洒落在他纤尘不染的白色风衣上,折射出一缕缕波光,优雅而温暖。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看到了多年前的邢玉宁,原来这两兄弟长得这么像。
司允行不是在国外吗?
她怕自己看花了眼,重新定睛一看,还真是他。
她起身出去,走到他跟前“什么时候回来的?
司允行看着她笑,眸子里藏着一片细碎星光似的“刚回来,你是我飞机落地后见的第一个人。
洛橪没法儿把他的话当真,在她眼里他一直都是个小屁孩儿“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谢谢你的抬爱,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不累?
赶紧回去歇着吧,我在上班呢。
他忽的伸手捻起她的一缕发丝“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没想到我们的‘来日方长’来得这么快,你考不考虑把我的电话从黑名单挪出来?
洛橪微微扭头,将发丝从他指间拽出来“有必要的话,我会挪出来,我先回去上班了,再见。
她转身往回走,远远的听到司允行小声抱怨“姐姐还真是绝情。
不知道什么情况,她刚回到位置上坐下邢玉宁的消息就发过来了再敢跟司允行那小子说话,我封上你的嘴。
她一脸懵逼,朝外面四处瞅着,司允行已经走了,邢玉宁是千里眼么?
还是在她身上装监视器了?
她感觉到了被人随时窥探的感觉,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他不吭声,他越是这样她越疑惑,怎么都想不明白他是怎么掌握她的一举一动的。
琢磨了老久她也没想明白,偷摸的问李瑶,李瑶也是想不通“他这也太神了吧?
是不是他装修这间工作室的时候做了手脚?
洛橪幡然醒悟,跑到门口看了一眼,果然有个摄像头,工作室里也有。
之前她没注意,以为工作室里外的监控只有这里的电脑连线了,现在看来,邢玉宁留了一手。
怪不得司崇华找她的事儿他也事先知道,就是不知道佘淑仪找她的时候他看到没。
她专程找技术人员把监控调整了,只有工作室里的电脑能连线,要是真让邢玉宁一直这么窥探下去,她光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
周末邢玉宁又安排了去贺言的别墅聚餐,这次带的食材不一样,另外还让苏离带了个厨子,总不能真指望邹小贝样样精通。
还是上次的那些人,莉莉也在,不过这次邹小贝没和李瑶他们一块儿来,是贺言去接的她。
几个女人中,最扎眼的就是莉莉了,因为是出来放松度假的,洛橪打扮得很休闲很随意,也没化妆,邹小贝是从来不化妆的,李瑶单纯懒得收拾,莉莉不一样,到哪儿都是精致的全妆,不管什么天气,穿的衣服都习惯性露出傲人的事业线。
李瑶看得眼馋,一回生二回熟的,问人家什么杯的。
莉莉不好意思的笑着悄悄在李瑶耳边说了什么,李瑶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天生的?
没隆过?
莉莉点点头“真没动过。
李瑶回头就看向洛橪和邹小贝的胸口,看洛橪的时候还好,看邹小贝时,直接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邹小贝抬手把胸口护得死死的“瑶瑶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熊啊?
李瑶叹气“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这次的食材是苏离带的,因为李瑶喜欢吃海鲜,大多都是新鲜的海鲜,龙虾都挺大个的。
这玩意儿要让邹小贝一个小丫头去处理,她恐怕都不敢碰,所以一开始才打算带的厨子。
这次的气氛跟上次不大一样,贺言没跟莉莉一起聊工作,但两人还是腻歪在一起,不,确切的说是莉莉腻着贺言,不知道这些天发生了什么,莉莉看贺言的眼神变得不再纯粹,而是带着爱慕。
贺言似乎有意识的在躲,老往邢玉宁这个大冰块儿跟前凑,莉莉在自家总裁面前当然得收敛着,毕恭毕敬的。
李瑶背地里跟洛橪押注“我赌贺言已经把莉莉给‘吃’了。
说什么不跟公司的异性保持不正当关系,我看他说那话的时候也是心血来潮。
洛橪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他们啥事儿也没发生,赌什么?
“赌今天的龙虾我一口都不吃。
李瑶目光灼灼的下了血本,对于一个吃货来说,不能吃最爱的食物,那就是天大的牺牲。
洛橪大大方方的跟她赌了,然后静观其变。
过了一会儿,贺言起身像是要去洗手间,莉莉不动声色的跟上去了。
李瑶猥琐的要去趴墙角,洛橪不想去的,被她硬拽过去了。
李瑶还有心拉上邹小贝一块儿去听,邹小贝当时就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死活不去。
她们俩远远的听到莉莉在叫贺言“贺总,你是在躲着我吗?
贺言似乎停下了脚步,语气有些无奈“我哪有躲着你?
不是来这里都带上你了吗?
“那在公司为什么你不理我?
我是你的助理,你连工作上的事都不怎么找我了,难道就因为我跟你表白?
莉莉很委屈,听着哭唧唧的。
过了好几秒贺言才搭腔“我说过我不会搞公司的女人。
莉莉很狂热的表示“我说过我可以辞职的!
贺言重重的叹了口气“没必要这样。
莉莉还是不死心“我知道你的规矩,只要让我跟你在一起,床伴也可以,我就是喜欢你,就是想跟你在一起!
李瑶和洛橪面面相觑,莉莉看着挺精明的,但是这些话说得是真傻。
贺言只会接受那些唯利是图的女人,带着真情实意的他反而不敢接受,因为要断的时候会很麻烦,他最怕难缠的女人了。
不出所料,莉莉再次被拒绝,然后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还带着喘气的声音。
李瑶壮着胆子探头偷看,嘴巴张成了‘o型’,因为莉莉正抱着贺言‘啃’,口红蹭得到处都是。
莉莉的事业线死死的贴在贺言的胸口,贺言怎么扒拉都扒拉不开。
洛橪一把拽走李瑶“你输了,待会儿龙虾别吃了哈。
我就说他俩没事儿吧。
李瑶意犹未尽还想看“那难保这会儿不会出事儿呢?
哪个男人受得了这样的尤物投怀送抱?
她这是‘垂死挣扎’,明明都亲眼看到贺言一直在反抗了,还惦记着龙虾怀揣希望。
没一会儿莉莉就出来了,眼眶红红的,唇上的口红被擦掉了,看着气色不怎么好。
她装作没事儿人的样子和大家道别,然后驱车离开了别墅。
李瑶摸了摸鼻子,看来贺言这是守住了。
过了莫约十分钟贺言才出来,脸上看不出什么不正常,只是白衬衫领口上染的口红擦不掉,看着特别明显。
苏离一眼瞥见,笑着调侃“就这点功夫还要偷吃?
贺言无奈的笑“滚犊子,吃你妹啊吃,要真吃了,能这么快出来?
邢玉宁冷不丁插话“不行的话换人吧,这种情况太耽误事儿了。
贺言点了下头,同意了把莉莉给换了。
李瑶摇头晃脑的“可惜了可惜了,上哪儿再去找这种身材的?
苏离咬牙切齿的笑骂“李瑶你那张嘴我迟早给你封起来,看男人也就算了,女人你也盯着,眼睛比我都毒,你这样会让我怀疑自己娶了个不男不女的。
李瑶全然不在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看看怎么了?
看看犯法吗?
邹小贝感觉自己跟这氛围格格不入,忙不迭跑去厨房帮忙了。
傍晚返程,贺言很自然的让邹小贝上他的车,邹小贝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不好意思的拒绝了“我……我还是坐瑶瑶姐他们的车吧。
贺言清隽的眉微挑“你确定?
他的目光像是有穿透力似的,看得邹小贝一阵心慌“不……不确定,算了我还是麻烦你一趟吧,他们不顺路也挺不方便的。
说完她低头坐到了贺言车的副驾位置。
路上邹小贝一直看着车窗外,夕阳西沉,昏黄的苍穹被浅淡的暮色遮盖,道路两旁无限延伸没有止境来不及抽芽的树木,影子稀疏而斑驳。
贺言蓦然发问“刚刚为什么不想坐我的车?
他问得理直气壮,仿佛这是理所应当的。
邹小贝局促的揪着衣角“只是觉得太麻烦你了……他侧过脸望她一眼“麻烦李瑶和苏离就没事?
她浅浅的吸气“我跟瑶瑶姐认识很久了,比较熟……贺言‘哦’了一声,再无下文。
空气里安静得像是有万只虫蚁在爬,仿佛只有发出声音才能驱赶殆尽,邹小贝也不知道气氛怎么会变得这么古怪,小声说道“谢谢你,我好像麻烦你很多次了……贺言淡淡的回应“不用谢,一起玩的嘛,没必要放在心上。
对啊,一起玩而已,邹小贝释然的笑笑“也是,那我就不矫情了。
傅宅。
洛橪和邢玉宁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小家伙哭闹的声音。
“怎么了淼淼?
妈妈回来啦!
洛橪加快了脚步,每次背着小家伙自己出去玩,她都会有负罪感。
看到她,小家伙直接粘着不撒手了,委屈巴巴的像个小可怜。
邢玉宁见状说道“我先去洗澡,完了我抱她玩。
来回折腾这一趟,洛橪有点疲倦,本来想好好泡个澡再陪一下孩子的,结果被小家伙这么一闹腾,完全不可能按照原计划来。
还好过了一会儿小家伙的哭声就收住了,随便逮个玩具玩得挺开心的。
邢玉宁很快就洗完澡下楼了“孩子给我吧,你去洗澡。
洛橪把孩子递给他,伸展了一下四肢“我想泡个澡,可能会久一点,你好好看着她,让刘姨也清闲一会儿,这小东西不是个省油的灯,每天离不开人,刘姨也累得够呛。
邹小贝一脸娇羞“就是咱们同行群里的一个人,他不在傅城,在海城那边,他们工作室做得挺大的,我们也是在群里聊天的时候认识的,以前当做是朋友聊了半年了,他突然跟我表白,我俩开了视频,对对方长相都挺满意,我就同意了。
我都这年纪了还没谈过恋爱,就当初体验了。
邹小贝脸上大多是对恋爱的憧憬和期待,看得出来不是因为喜欢而恋爱,可能是想好好的尝尝恋爱的果实甜不甜吧。
这个男人叫宁霁晨,李瑶入行比较早,也是她最先进那个交流群的,所以也是认识宁霁晨的,这家伙言谈举止文绉绉的,比较有学识。
群里妹子挺多的,经常有人聊荤话,但是宁霁晨没参与过,挺正经的,就是没爆过照,李瑶不知道宁霁晨长啥样,只有邹小贝视频的时候见过。
邹小贝对审美这方面很迷,她说宁霁晨长得挺干净的,也没别的形容词,搞得工作室里的人都特好奇。
两人相当于是隔空网恋,就等奔现,人家宁霁晨没提之前,邹小贝肯定不好意思提,慢慢熬,慢慢等吧,异地网恋是挺磨人的。
聊邹小贝的事儿聊得好好地,李瑶突然掀开了洛橪的衣领,然后笑得一脸暧昧‘我就说你今天怎么突然旷工半天,草莓都种上了,玩得挺火热啊。
’洛橪急忙把衣领拽紧“你真是个铁憨憨!
“哎哟,你跟我还不好意思做什么啊?
咱俩还有秘密可言吗?
李瑶死不要脸的眨巴着眼睛,看得洛橪想给她一拳。
另一边,傅氏总裁办公室。
邢玉宁和司崇华在沙发上相对而坐,两人连面部表情都很谨慎,没露出一丝破绽给对方揣测。
司崇华先开口“傅总宁可赔那么多违约金也一定要跟我断得这么干净吗?
我从来没有想逼你跟我相认的想法。
“我知道你没有,从以往的交流中看得出来你是个说话算话的人,但是令夫人怕就不太讲信用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笔赔偿金,我只能抛出来了。
邢玉宁话说得很直白,偏偏又没有要撕破脸的架势,还亲自给司崇华倒了杯茶。
“哎……司崇华叹了口气“峻川啊,她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清楚,我不赞同她的做法,但也劝不住。
其实想想你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好,因为我也不知道她今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如果你还认我们曾经是合作伙伴这份情谊,违约金就算了吧,我不差你那点钱。
司崇华守了他这么多天,好不容易松口,邢玉宁自然也没拒绝“行,那就谢谢司总了。
抱歉,待会儿我还要开会,就不留你了。
司崇华很识趣,给自己留住了最后的颜面,体体面面的起身离开了。
这事儿一了了,邢玉宁只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日子回归正轨,不咸不淡的过着,这周的周末他们没打算再去贺言的别墅,邢玉宁有别的安排,要带洛橪过二人世界,邹小贝则是决定好要跟宁霁晨奔现,是宁霁晨提出来的。

小说《毒奶好怕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文章节毒奶好怕怕》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