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小说全集政哥,他在CPU你

>

小说全集政哥,他在CPU你

生产队的驴③ 著

军事历史 嬴政 陈庆

最具潜力佳作《政哥,他在CPU你》,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陈庆嬴政,也是实力作者“生产队的驴③”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一朝穿越,他成了大秦代郡左近地区的一个小官员。看着三世而亡的大秦,他陷入沉思……囤物资,广纳财粮,招兵买马,然后练精兵,准备等三世之时远征咸阳,却不想这一举动被巡访的祖龙发现了。“大胆刁民,竟以下犯上,试图谋反!”他摇头否决:“殿下,您勤政为民,奠下我华夏基业,小民没想造您的反啊!”“胡闹!就算没有朕,也还有扶苏,还有我大秦世世代代!”“非也,您的儿子继位三年就将皇位让给别人了!”祖龙:“此话当真?”他眉头微动,虽然暂时没有证据,但那些有策反之心的人,小动作可不小啊,这祖龙是真傻还是假傻?...

来源:cd   主角: 陈庆嬴政   更新: 2023-07-16 04: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政哥,他在CPU你》,是作者“生产队的驴③”写的小说,主角是陈庆嬴政。本书精彩片段:”身旁的孩童鼓起勇气喊道。“犟驴?”“好名字!”陈庆忍不住发笑。“你笑什么?”将闾生气的望着他:“可是在笑话本公子?”“没有,小民岂敢。”陈庆把目光挪向旁边之人...

第9章

精选一篇小说《政哥,他在CPU你》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陈庆,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生产队的驴③,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政哥,他在CPU你目前已写108.3万字,小说最新章节第454章 小丑在殿堂,大师在流浪,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剧毒,巨毒,第一次追着书评价,属实是恶心到我了

很喜欢,每天追,希望一个坏坏的正义的人把华夏发展成不一样的强国

可能点评错了,以为是那本扶贫扶到秦朝的,真的恶心死了

章节推荐

第99章 中东武装分子的祖师爷

第100章 殿下,新的时代要来了

第101章 让赵统领为大秦尽忠吧

第102章 让天地,都听到大秦的怒吼!

第103章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

作品阅读

吱呀~

大门打开,墙上探头观望的一排脑袋齐刷刷缩了回去。

“出来了!

“那就是穿越者吗?

“怎么长得和咱们没什么两样?

“在哪儿呢?让我看看。

“嘘。

夜深人静,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照样被陈庆听了个清清楚楚。

他暗暗思量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惹来了这群混世魔王?

听声音这群半大孩子的年纪都不大,有些还没过变声期。

左边一个带着明晃晃头饰的,想来就是赢诗曼。

“何方宵小,在此窥探?

陈庆冷喝一声,向前走去。

墙头上有的人把脑袋用力压下,也有如胡亥这般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小子。

“我是公子胡亥,下面那个,你可是穿越者陈庆?

他的语气充满了傲慢和高高在上,让人听了十分不舒服。

“原来是你呀。

陈庆走得近了些,大概能看出对方的模样。

长得不说歪瓜裂枣,也称不上五官端正,最多可称中人之姿。

见他过来,胡亥先是慌了一下,然后色厉内荏的高高扬起下巴“你怎么不答话?不怕我让父皇砍了你的脑袋?

呦!

你都没几年活头了,还砍我脑袋呢?

陈庆玩味的打量着对方,拱拱手“原来是胡亥殿下驾到,不知另外几位是……

胡亥闻言大喜,用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弟弟“他怕咱们,不用担心,回头让他不准告诉父皇就行了。

“我……我是公子将闾。

身旁的孩童鼓起勇气喊道。

“犟驴?

“好名字!

陈庆忍不住发笑。

“你笑什么?

将闾生气的望着他“可是在笑话本公子?

“没有,小民岂敢。

陈庆把目光挪向旁边之人。

“我是公子博简。

“我是公子婴哲。

两名皇子各自报上姓名,只剩下赢诗曼偏着头躲避他的目光,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不知这位公主殿下是……

“大胆!你竟敢打探我诗曼姐姐芳名!

胡亥指着陈庆怒喝一声。

“原来是诗曼公主。

“胡亥殿下,你这孩子打小就聪明。

陈庆不阴不阳地冲着他笑。

后世有闻,李斯之所以同意跟赵高合作,就是因为胡亥顽皮直率,没什么心眼,方便他们控制。

说白了,这就是皇帝家的傻儿子。

“你……

胡亥知道对方是在嘲笑自己,顿时怒不可遏。

“别说了,我们走。

赢诗曼怒瞪了他一眼。

“姐姐先等会儿。

胡亥却不肯罢休。

“陈庆,你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可有宝物奉上?

“若是合我们的心意,我等在父皇面前美言几句,免你一死也不难。

陈庆差点气笑了。

这可真是大实诚人呀!

我要是不给,你是不是还打算让我放了学别走呀?

“自然是有的。

陈庆装模作样在身上掏了掏。

“诸位殿下请看。

夜色深重。

陈庆的手心里放了个小小的东西。

墙头上的几名皇子顿时瞪大了眼睛,往前探着身子,想要看清到底是什么。

连本来想走的赢诗曼也不由被勾起了好奇心,双手撑着身体,凝视个不停。

“你扔上来。

胡亥着急的招招手。

“殿下,此物宝贵,可不能乱扔呀。

陈庆往前走了两步,示意让他们看清。

胡亥等人更是着急,明明近在咫尺,却偏偏无法看个分明。

“五毒消魂散!

“看招!

突然!

陈庆爆喝一声,将右手用力一扬。

洋洋洒洒的粉末形成小片灰雾,迅速笼罩了胡亥等人。

“啊!

“是毒药,快跑!

“快来人!

两声惨叫后,赢诗曼和另外一个皇子猝不及防失去了重心,手臂乱挥跌落下来。

胡亥见势不妙,撒腿就跑,口中还在大喊着求救。

陈庆一个箭步冲上去,又稳又准的将赢诗曼抱住。

“公主殿下小心。

衣袂飘荡,宛如仙子临世。

陈庆揽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看清对方的面容后,忍不住眼前一亮。

好美!

美眸善睐,顾盼生辉。

丽质天生,楚楚动人。

一头散乱的青丝垂在他的手背上,软软的,柔柔的,就像她的人一样。

那慌乱的样子,仿佛受惊的小鹿,惹人怜爱。

“哎呦!

公子将闾摔了个四仰八叉,揉着屁股龇牙咧嘴。

赢诗曼在这声痛呼中才回过神,“登徒子,放开我!

“公主殿下没事,我就放心了。

陈庆从善如流的松开手,点点头后退两步。

“将闾,你怎么样了?

赢诗曼着急的朝着弟弟跑去。

“姐姐,我屁股怕是摔裂了。

公子将闾在赢诗曼的搀扶下,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

“我看看。

赢诗曼在他身上拍拍打打,确认没什么大损伤后才舒了口气。

“你这贼子好大的胆,竟敢下毒暗害我等!

她转过头来,气呼呼的瞪着陈庆。

“公主殿下,小民可未曾如此。

陈庆展开手掌,把空掉的陶瓶展示给对方看。

“金疮药而已,不信你闻闻。

“真的?

赢诗曼半信半疑。

“这是在大秦皇都,我还真敢加害你们吗?

陈庆露出戏谑的笑容。

“那你……

赢诗曼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心中俏脸生寒。

“三更半夜,我睡得正熟。你们在外面吵吵闹闹,我小施惩戒也不过分吧?

陈庆理直气壮的说。

赢诗曼哑口无言,她一扯将闾的胳膊“我们走,不要理他。

将闾一瘸一拐,幽怨地瞪着陈庆,不甘地跟在姐姐后头。

陈庆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静静等待着。

没过多久,赢诗曼又拉着将闾气呼呼地回来了。

“我问你,这里可有别的方式出去?

“如果真要那么容易出去,陛下就不怕我跑了吗?

陈庆摊开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姐姐莫慌,我们等侍卫过来就好了。

将闾小声说。

赢诗曼心下为难。

早知道就不由着胡亥乱来了。

他偷听父皇和赵统领的谈话,此事可大可小。

趁现在事情还未闹大,别让父皇知道还好。

要是……

赢诗曼想到严厉的父亲会如何惩罚他们这些人,就心头打鼓。

“公主殿下,我看这墙也不算高,要是我托着你,是不是可以攀到墙头?

陈庆主动提议。

赢诗曼仰头看了一眼,顿时心喜。

应该真的可以。

“你……

“将闾,你来托着姐姐。

赢诗曼没好气的瞥了陈庆一眼,转头看向自己的弟弟。

“啊?

“我不行,姐姐我都这样了……

将闾刚才就摔的不轻,再加上他才十二岁,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你不愿意咱们就一直留在这里,到时候父皇怪罪下来,你可别怨我。

赢诗曼冷冷地威胁道。

“那……我试试。

将闾苦着脸,可怜巴巴的走到墙角下。

“姐姐,你慢着点。

“哎呦!

赢诗曼刚按下他的肩膀,将闾就痛叫一声软倒在地。

“姐姐,我真的不行。

将闾脸色痛苦,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公主殿下,还是我来吧。

陈庆主动站了出来,他贴在墙边“你踩着我上去。

“我……

赢诗曼犹犹豫豫。

现在虽然不是后世儒家礼教大行其道的年代,但是让她如此作为,还是十分挑战她的心理底线。

这时候,远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你不准说出去,听到了没有?

赢诗曼一咬牙关,红着脸说道。

“殿下可以当作小民双目已瞎,喉咙已哑,尽管放心就是。

陈庆坚定地回答。

赢诗曼不敢再耽搁,手脚轻快的踩着陈庆叠在一起的手掌,然后站上他的肩膀。

她双手攀住墙檐,用力一跃。

陈庆在反作用力下,身体微微晃了晃。

体重很轻嘛!

也就九十斤左右。

个子倒是不低,应该有167左右。

秦人高大,皇家的饮食又丰盛,赢诗曼能出落得亭亭玉立,实在不奇怪。

陈庆也不知道别的穿越者同行是怎么回事。

不管穿越古代还是近代,随便遇上一个人就是美女。

但是他在代郡的时候,着实是大开眼界。

十八岁的阿姨,三十岁的大妈比比皆是。

就连所谓的小萝莉也都是面有菜色,蓬头垢面。

像赢诗曼这般水灵漂亮,娇软动人的,那是一个都没有。

“难道是我穿越的方式不对?

陈庆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喂,该我了。

将闾歪着身体站在他前面,着急地催促道。

“哦。

陈庆点点头,掰着他的身体转了个圈“看到那棵树了没有?

“看见了。

“从那棵树爬上去,沿着墙边的枝杈往前走,然后跳到墙头上就行了。

“你不托我上去?

将闾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我说过要托你上去吗?

陈庆一脸无辜。

……

将闾满头黑线,整个人都不好了。

“快点,侍卫要来了。

陈庆拍了怕他的肩头,闲庭信步般回了屋里。

“这个登徒子,好生可恶!

赢诗曼紧咬银牙,恨恨地捶了一下墙头的瓦片。

“姐姐,我怎么办呀?

将闾仰着头问道。

“照他说的做,还不快点!

赢诗曼不耐烦地催促道。

小说《政哥,他在CPU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说全集政哥,他在CPU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